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电玩 >正文

一指流沙乱情缘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61章 要不要来我房间睡?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衡水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顾三儿不想和南沥远说话,又不敢动。

    蔡蔡是半个小时以后来的,拿着一大包卫生巾,进门就对总裁说,“这次比较急,我下次弄一箱子过来,买的日本花王的,太太不嫌弃吧?”

    “小蔡姐姐。”顾三儿眼泪朦胧地叫了一句,本来今天的心情已经如同过山车,身上又不得劲儿。

    她裹着毯子从沙发上起来,卫生纸上全都是血。

    “你先去洗手间,我来收拾!”南沥远对着顾三儿说了一句。

    顾三儿回自己的房间里拿了内裤,身上还裹着刚才的那床毯子,就去洗手间了。

    人生真的是从未这样狼狈过,而且这种狼狈都让南沥远见识了。

    看到南沥远在把那叠卫生纸扔了,蔡蔡说,“总裁,我来,这种事儿,哪能让您干!”

    “自己的事儿,难道次次都叫你吗?”他已经把卫生纸弄到了洗手间的垃圾桶里,顾念桐正在里面冲洗,看到南沥远进来了,特别羞愧又特别下不来台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整个人呆呆的,目光很软,很无辜,还很羞愧。

    过了一会儿,顾三儿从洗手间里出来了,整个人清爽多了,还是有些腹痛。

    她坐在沙发上,双脚在沙发上斜斜地摆着,看到南沥远在忙碌,偶尔会看她一眼,她的头躲到了蔡蔡的身后,目光追随着南沥远的身影。

    她可是刚刚发过誓,要恨他一辈子的。

    南沥远的目光偶尔过来的时候,她躲得更厉害了。

    仿佛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不敢看自己的父母一样。

    南沥远又进洗手间了,蔡蔡就和顾三儿说话。

    “太太——”小蔡开口。

    “你叫我三儿就行了,多拗口。我们家的人都叫我三儿,乔乔也叫我三儿。”顾三儿双手还攀着蔡蔡的胳膊。

    小蔡笑了笑,她认识顾念桐也有一段时间了,再说,她都四十多岁了,年龄是顾三儿的两倍羊癫疯能治好吗还多,叫三儿也不过分,“三儿,你疼吗?”

    “疼。但不是原来那么厉害了!”

    “都是总裁的功劳。”

    顾念桐以为这种“都是总裁”的功劳,是说他照顾得好,便点了点头,“嗯。”

    “小蔡姐姐,这种事情还麻烦你,真的很不好意思!”顾三儿说到。

    “没事儿。我就只有一个儿子,恨不得有一个女儿疼呢,我把你当女儿的。”蔡蔡摸了一下顾三儿的脸。

    顾三儿的脸吹弹可破,皮肤水嫩嫩的,小蔡早就想摸一把了,不过一直不好意思的。

    这次摸了,竟然还想摸。

    恰好南沥远从洗手间里出来,他衬衣的袖口挽到了手肘处,手里不知道拿的什么,顾三儿没在意。

    不过蔡蔡心里却闪过一丝后怕,刚才她说顾三儿是她女儿,那总裁——

    “既然没事了,那我先走了,我得回去给我儿子做饭了!”说完蔡蔡就走了。

    蔡蔡走了以后,南沥远去了阳台。

    顾三儿从未想过,嫁给了南沥远,是和她的任性,她“什么都需要别人帮她做”一起嫁过去的,她纵然性格好,长得漂亮,家里有钱,可是真正相处起来,她的缺点也是需要包容的,她偶尔会觉得南沥远对她好,但是,她并未那样感激涕零,因为以前在家里的时候,这些也都有人替她干,她已然习以为常。

    南沥远已经把顾三儿的内裤挂在了阳台上,阳台是玻璃门,非常通透。

    顾三儿的脸这下子是彻底红了,妈说过,男人洗这种裤子,会倒霉的。

    南沥远拉上阳台的门以后,顾三儿说道,“以后这种衣服,你不用帮我洗了啊。我自己来。”

    一般这种情况下,顾三儿会直接扔了,她很少洗,自己在家的时候,是妈给她洗,麻烦家里的阿姨都不好意思。

    南沥远一个大男人给洗了,她更觉得下不来台。

    总之今天人生中最狼狈最不堪的一幕都让南沥远看到了,顾三儿心里觉得南沥远越来越近了,治疗青少年癫痫的方法那种暖暖的感觉,让她心口发热。

    “南叔——”她轻声叫了他一句。

    在黄昏中,听起来,极有感觉。

    南沥远声音沙哑地“嗯”了一声。

    顾行疆和杜箬是晚上七点到的。

    这是顾行疆第一次拜访南沥远的家,杜箬到了楼下,才觉得没给三儿买东西,去超市了,顾行疆先上来了。

    南沥远并不知道顾行疆来,他知道,顾行疆这是代表顾家兴师问罪来了,一般这种情况下,都是去酒店吃饭的,不过想到三儿的身体,他打电话叫了一个厨师过来,让带着菜,在他家里做。

    顾三儿一下子就扑在了顾行疆的怀里,双手攀着哥哥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胸前,“哥,大哥”地叫着,叫得特别软。

    这种动作,南沥远看了,皱眉,他非常嫉妒。

    顾三儿有时候在他面前也是这样。

    顾三儿很喜欢攀男人的脖子,他原先一直以为她只是喜欢攀自己,不过看起来,她还喜欢攀她哥,也应该喜欢攀她爸,她现在整个人在顾行疆的怀里,软软的,甜到不行。

    纵然顾三儿和她哥的年龄也相差了九岁,可南沥远还是觉得心里特别嫉妒。

    所以攀男人的脖子只是习惯?

    并不代表她多么喜欢这个男人?

    顾三儿坐到沙发上,和哥说话,南沥远把阿胶给她端出来。

    顾行疆盯着阿胶,若有所思。

    过了好久,杜箬才上来,顾三儿和她哥的亲热劲儿已经过去了,她给顾三儿买了好多零食,话梅,瓜子,小食品。

    顾三儿对这些零食简直爱不释手。

    “怎么样了啊?不是说他乱搞女人吗?”顾行疆凑在顾三儿的耳边说到。

    “误会。”顾三儿觉得自己把大哥叫来的行为太唐突了,还有,遇到点事儿就告诉家里人的做法也太幼稚了,让南沥远很下不来台,她觉得以后自己要改改。

&nb雅安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sp;   今天晚上杜箬和顾行疆在南沥远家里吃得饭,顾三儿很高兴,吃完饭,厨师刷了碗,就走了。

    杜箬和顾行疆在南沥远家的客房睡的。

    南沥远也回房了。

    顾三儿今天晚上怎么都睡不着,她起来了,去了阳台上,去看他给她洗的那条内裤,就那么静静地盯着,水已经滴干了,白色的纯棉内裤,洗得特别干净,看不出来一点儿血渍。

    那一刻,她好像看到了他的内心。

    好像从这一刻开始,顾三儿一下子就成长了。

    如同竹子一样,本来在地下埋着,三厘米的长度要长三年,可是过了这三年,就以每天十公分的长度在长。

    顾三儿觉得,以前的自己,每天都不成长,可是现在,她突然就长大了。

    回房间的时候,正好看见南沥远房间的门打开了。

    两个人对视了片刻,顾三儿轻笑了一下。

    “要不要来我房间睡?”他问。

    “不了!我一个人睡可以的。”顾三儿这次的话,说得很像大人。

    说完,顾三儿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觉得自己和他那样闹,真的太不应该了。

    杜箬也在顾行疆房间里对顾行疆说,“我觉得南叔对三儿真的好好啊!可能三儿自己不觉得。”

    “我爸挑的人,不会错的。”

    第二天一早,顾行疆和杜箬要走,临走前,顾行疆揽着顾三儿走到了一边,有话要对她说。

    这个动作,让南沥远和杜箬都特别嫉妒。

    “三儿,听爸的话,过了南沥远,你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男人了,别闹了!”顾行疆对着顾三儿说到。

    自从昨天,顾三儿也隐隐觉得,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南沥远那样,至少她爸没给她洗过内裤。

    顾三儿点点头。河南省胸科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r>
    顾行疆和杜箬走了。

    南沥远要上楼,顾三儿在后面拉了拉他的手,如同上次那样,南沥远又把顾三儿反握住了。

    顾三儿很想哭,因为她害怕,如果有一天南沥远走了,不在了,她会怎么办。

    生命那么长,时光那么多,若然有一天,她走丢了,她要怎么办?

    顾三儿觉得,不去想奚瑶的事情了,她都和南叔结婚了,以后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这几天,顾三儿还是不和南沥远睡。

    虽然她都想通了,可是她有洁癖,不想抱着一个被别的女人抱过的男人睡觉。

    南沥远没勉强她,这种千金小姐的洁癖,他了解。

    顾三儿例假过了,就回学校上课了,她是周四走的,周五就又回来了。

    周五下午向来没课,她没给南沥远发微信,自己打车回来的。

    回来的时候,看到门上贴着交物业费的单子,一万多块钱,下面还说了,如果迟交一天,就多交多少的滞纳金。

    顾三儿反正今天没事,她和南沥远说了一声,自己要去他的公司,顾三儿现在被奚瑶弄得已经有心里阴影了,她害怕搞突然袭击,又会看到让她气恼的一幕。

    她现在挺信任南叔的,可是有些事,她还是想眼不见为净。

    她详细和南沥远说了她大概几点到,去哪个办公室找他,跟“自首”似的说得特别详细。

    她的心思,南沥远心里跟明镜似的。

    他说他今天下午要开一下午的会,给收购的各个珠宝公司的高层开,如果她想去,可以去会议室旁听,不准插嘴,还有一个小时会议开始,让她在家里收拾一下,他的司机会去接她。

    不让插嘴就不插嘴呗,反正她什么也不懂。

    顾三儿觉得,好歹将来这个珠宝公司是自己的,这个会,她当然要参加啊!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