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德甲 >正文

融中西文化精粹 创绘画新视野

时间2019-04-16 来源:衡水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薛海涛出生于书香门第、收藏世家、艺术世家,是一位涉猎广泛、修养全面、极有天赋的画家。他既通工笔,又擅长泼墨写意;既工山水,又迷恋人物;既爱花鸟,又钟情走兽……在他的笔下,工笔花鸟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工笔人物呼之欲出,令人赏心悦目;山水画则大气磅礴,观之如置身其境。他的绘画极具多变,还常将工笔写意融为一体,且交替应用自如。


艺术家薛海涛

 

  他的许多作品,在主体极工尽妍的描绘之外,有种泼彩、泼墨的释放之感,一静一动、一实一虚,使画面有了呼吸,意境也更为空灵,透出放逸与大气之美。在薛海涛看来,如今他所取得的艺术成就,离不开自己的艺术经历。

  艺术家简介:薛海涛,字东方,1970年出生于甘肃省玉门镇,祖籍山西省运城。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中国画研究室研究员、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国职工电化教育中心艺术教育专家、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师、中国文物学会理事、中国收藏家协会理事。

出生于艺术世家 童年经历奠定坚实基础

  薛海涛的曾祖父薛寿山是知名书法家、画家、雕刻家、古玩鉴赏家、收藏家,成功创办了家族企业“金玉满堂”。祖父薛满堂曾在故宫博物院任职,在艺术品鉴赏、雕刻、绘画、书法等方面造诣颇深,更是德高望重。

  薛海涛5岁开始跟随爷爷练习毛笔字,8岁学习绘画,12岁练雕刻,16岁学篆刻,从小便饱受良好艺术氛围的浸润,更是在爷爷的严厉管教之下打下了坚实基础。谈到儿时的经历,薛海涛用“严苛”一词来形容。“我小时候着实没少挨打,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练毛笔字,爷爷规定每天写一个字,每个字要写100遍。如果拿笔姿势不对或不认真写,爷爷就会毫不留情地打手背。一天一个楷书字,一年360个字,一直持续几年。后来我才明白爷爷的良苦用心,书法是中国绘画艺术的基础,只有写好字,姿势到位,才能为后期学习绘画打下坚实的基础。”3年的时间,薛海涛对楷书、行书、隶书等都有独到见解。有了书法的基础,再学习绘画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从书法过渡到简单的勾线、白描,对薛海涛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难度。书法家梅湘涵表示,“书画同源”就是这个道理。直到现在,薛海涛都笔耕不辍,一直保留着练习书法的习惯。

  12岁正是大部分同龄人玩乐的年龄,薛海涛却不得不放弃与同伴玩闹的时间,在爷爷的严格教导下开始学习雕刻。“雕刻首先要用石墨在石料上勾线,绘画是雕刻的基础,画不好必定雕不好。雕刻过程中要一边绘制、一边雕刻、一边修改,三者同时进行。”薛海涛介绍,雕刻和书法郑州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最好也是篆刻的基础,在掌握了雕刻的基本技法和力度后,薛海涛开始学习篆刻。


薛海涛等比例绘制的唐代壁画作品《说法图》

 

  篆刻堪称方寸之间的文字艺术,书法是篆刻的根本,也是篆刻的先决条件。“印从书入,书从印出。”书法讲究线条、结构、章法布局,篆刻也同样如此。爷爷对薛海涛的艺术启蒙和学习规划环环相扣。

  薛海涛的虫鸟篆,深得爷爷薛满峰的真传。虫鸟篆被称为鸟书或鸟虫书,是先秦篆书的变体,属于金文里的一种特殊美术字体。此书体常以错金形式出现,高贵而华丽,富有装饰效果,变化莫测、辨识颇难。其笔画作鸟形,即文字与鸟形融为一体,或在字旁与字的上下附加鸟形做装饰,多见于兵器,少数见于容器、玺印,至汉代礼器、汉印,乃至唐代碑额上仍可见。目前掌握虫鸟篆技法的人越来越少,爷爷对薛海涛寄予厚望,对其要求一直都没有放松过,爷爷说一定要把虫鸟篆这样优秀的传统文化学好、传承下去。

  虫鸟篆的难度当属篆刻之首,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薛海涛将《百家姓》倒背如流,在枯燥的学习中不断进步。他不负众望,在全国性的篆刻大赛中脱颖而出屡获大奖。“爷爷把毕生的技艺都传授给我,让我受益终身。”对于爷爷,薛海涛一直心存感恩。

  自5岁开始踏上这条路,从书法到雕刻、到篆刻,天生聪慧的薛海涛不怕吃苦、勤于学习,善于思考,敢于探索,用实际行动完成了在各个艺术领域的一个又一个挑战。良好的艺术氛围、严格的艺术教育,为薛海涛在艺术上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耐得住寂寞 敦煌12年铸就雄厚艺术功底

  1988年,薛海涛如愿考进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专业,5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自告奋勇前往甘肃的敦煌工作,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壁画修复。


薛海涛创作的中国京剧超写实人物油画系列

 

  壁画修复是一项以旧复旧、细致繁琐的工作,其涉及到的专业知识也比较广泛,包括水质、土壤、物理、化学、光谱等都要了解。在修复某壁画前,需要做一个完善的修复方案,比如,壁画所绘制的朝代,破损程度的鉴定,当时所使用的材料;初步的修复意见,评估预算;修复的理由、历史价值及意义;以及有可能遇到的困难,如修复所使用的工具材料等。然后着手研究壁画上最原始的主体材料,对土质成分的化验,包括壁画单位面积的颜色与色卡的比对,其面积更是小到以毫米来计量。“这是最患上癫痫病4年了,有什么方法能治疗吗?典型的慢工出细活。每次修复都要为下一个修复环节打好基础并做好衔接工作。在壁画起甲的位置,我们把那个部分的图案手绘下来,再用研制好的原材料一点点绘制复原。”薛海涛介绍。“我主要负责壁画的起甲和剥落,通过查阅各种资料去弥补剥落的内容、纹饰、颜色等。”修复壁画的人数根据壁画的实际大小及难易程度来决定,少则3个人,多则五六个甚至更多的专业人员来完成。修复中最有挑战性的就是顶棚部位的壁画,修复人员需要躺在脚手架上工作,一脸的灰。

  上世纪90年代的敦煌,一年有三个季节是在漫天黄沙中度过,“工作之余比较枯燥乏味,我们每个班组只有一个收音机,阅览室的书都被翻得破烂不堪,偶尔打打扑克。”冬天的敦煌非常寒冷,为了能喝上热水取暖,甚至要给暖瓶穿上一层“棉衣”。薛海涛调侃道:“当时西红柿、黄瓜只有做梦才能吃到。”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薛海涛一呆就是12年。

  敦煌的领导时常鼓励他:“敦煌虽然苦,但给你留下了很多学习的时间,不要虚度光阴。”对此,薛海涛铭记老师的谆谆教诲,打起精神用闲暇时间来学习。

  敦煌有历代壁画5万多平方米,包括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安西榆林窟共有石窟552个,是我国乃至世界壁画最多的石窟群,内容丰富,涉及佛像画、山水画、器物画、花鸟画、动物画等多种题材,在结构布局、人物造型、线描勾勒、赋彩设色等方面系统地反映了各个时期的艺术风格及传承演变,也体现出了东西方艺术交流融汇的历史面貌,其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都弥足珍贵,被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12年里,薛海涛每天都和这些壁画打交道,用他的话说,当时的工作就是“面壁”。他参与修复的壁画大概有190多幅。“一件事物若无奇特之处,则很难吸引人去探索。敦煌的每幅壁画背后都有故事,现有的文档资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其细节还有很大的推敲空间,待后人继续挖掘、探索。薛海涛用一“奇”字来总结敦煌壁画的精髓所在,并将自己参与修复壁画的手抄稿用白描的方式等比例画下来,还备注所有的细节。甚至把别人修复的壁画也用这种方式保存下来,共计百余幅。

  “如果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学习让我学会了走路,那么在敦煌工作的12年就让我学会了跑,更扎实地扩充了我的综合艺术素养,诸多美轮美奂的敦煌壁画精华,让我对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壁画艺术有了更全面而深刻的理解,这对我的绘画技艺和以后的创作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我目前创作的70%都归功于敦煌壁画,没有当时的磨砺,就没有我现在的艺术创新。”薛海涛感叹。


薛海涛创作的超写实油画 《速度与激情》系列

 

出国留学深造 将中西绘画技艺融为一体

  2005年,薛海涛回到北京工作。勤奋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回北京的第二年,薛海涛获得一个到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深造的机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吗会。

  “当时符合条件的有37人,只有5个名额。”薛海涛介绍,但必须要通过考试。因为自己在敦煌的学习,他很幸运地被俄罗斯圣彼得堡油画专业录取,攻读研究生。“其实报考油画专业是受到了我大学期间孙主任的启发,他曾对我说,工笔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国粹,而未来有条件,一定再去学习西方的油画,将西方油画的技艺和我们工笔融合,才能开创出自己的一片艺术天地。”薛海涛坦言。

  薛海涛不忘老师的教诲,积极学习探索西方的艺术形式。结合多年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经验,最终开创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形式。他认为,西方的超写实油画,在须发上表现不出来的地方,运用工笔的手法可以恰到好处地融合。此外,要将动物或人的机体、服饰等质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其关键因素就是对颜色的把控。“西方的色彩学和中国工笔画的色彩学不同,整体嫁接肯定行不通的。”薛海涛在工笔画色彩学的色调基础上,将敦煌的重彩和西方油画加以融合,其作品有了让人耳目一新的效果却不突兀。他坦言,为了做好色彩的融合与过渡,他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尝试性地画了200多幅作品,包括人物、风景、动物及人的须发,人体的小汗毛挂着的水珠等。为了探索色彩的融合,薛海涛甚至自己调制颜色,用坏了五六百支笔,最终找到一个合适的分寸来把控画面中的色彩。“一方面,我将在敦煌学到的东西巧妙融合到西方艺术中,另一方面则是通过技法来融合。”

  在薛海涛看来,西方的绘画是以科学为基础的绘画。“达芬奇画蛋”的故事众所周知,薛海涛表示,在俄罗斯留学期间,导师曾要求学生以每小时为一个区间时区,从早到晚连续画了一个星期的蛋。大部分学生最初还兴致勃勃地画,但画一个星期,能坚持下来的人越来越少。最后,薛海涛的作品和画画的态度打动了导师。“在我看来,细节的处理至关重要,世间万物都是通过光体现出来,我把暖光、冷光、逆光等各种光线下蛋的形态都体现出来。”薛海涛解释。

  看起来粗犷、魁梧的薛海涛,骨子里却细腻、敏感。他始终认为细节决定成败。“我细腻的性格也决定了我绘画艺术的方向。尤其是我在敦煌的磨砺,当年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影响了我现在的艺术态度。”小时候被严格管教,大学期间恩师的引导,在敦煌艰苦扎实的工作,到国外的艺术深造……都对薛海涛的艺术创作产生着决定性的影响。


薛海涛创作的中国工笔画敦煌飞天系列

 

  作品是一个人技艺、才华、时间、精力的浓缩。薛海涛在传承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精髓的同时,不拘一格,结合自己多年在敦煌的工作经验,巧妙融合西方绘画的技艺,创作出了一幅幅自我语言鲜明、体现当下时代面貌和精神的艺术作品。薛海涛表示:“不管绘画方向如何发展,我都是人民艺术家。”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与学养的积淀和对艺术的不断追求,薛海涛的艺术前景广阔。

  据了解,今年9月,薛海涛创作的油画作品《敦煌飞天》,长39.9米,宽3米。这幅巨作将于2018年元旦在联合治疗癫痫病时应该吃中药还是西药?国和平艺术节展出。为迎接2019年北京园艺博览会而创作的《万紫千红》长20.19米,宽1.2米,以各国名花为主题,共包括697种名花,运用工笔、西方油画的色彩和敦煌的重彩呈现。此外,薛海涛还将用油画的超写实的手法体现80版的《西游记》人物,目前正在拟稿。

用艺术的方式与动物对话

  薛海涛的超写实油画使他的艺术独具特色。精益求精是艺术家一直以来所坚持的艺术态度。薛海涛画人物、山水、花鸟、走兽等各类题材都手到擒来,尤其擅长丝毛类动物,他将自己纯熟的工笔技法与西方的油画技艺相结合,刻画出富有微妙变化的动物皮毛。眼睛更是其创作对象的重中之重,对于眼睛中流露出的那种“神”,他下足了功夫。“这样,才可以真实表达动物各种不同的神韵。”薛海涛说。他创作的动物和人物都栩栩如生、生动传神,深受各国藏家青睐。

  薛海涛表示,在俄罗斯的学习经历让他受益匪浅,其对人物与动物创作的把握就受到当时的影响,“当时我们的第一节课就是人体解剖课,画画首先要了解人或动物的基本骨架结构和肌肉的组织分布。只有这样,就算是画长有厚厚皮毛的动物或者身着不同服装的人物,都可以将其结构表现得更加精准。”

  动物画的创作比较特殊,想画好动物,要了解它们的基本生活习性和脾气性格,观察它们的喜、怒、哀、乐包括苦痛等各种不同的感情色彩和神态。还要了解其在行走、奔跑、跨越、躺、卧等各种动作中的动态,薛海涛通常是以素描速写的形式记录下来。他表示,动物也有感情,要画好它,还要知道它在想什么,这就是和动物的沟通和交流。

  在薛海涛的动物画中,画得最多的还属猫科动物,如老虎、狮子、猞猁、豹猫等,犬科动物中他最钟情于狼。艺术家是纯粹的,纯粹到可以与动物共住一室。这更加方便他近距离观察、了解狼的生活习性和情感。“我们总认为狼是比较冷峻无情的动物,但实际上它很细致,会察言观色,它能读懂你的情绪。狼还是很情绪化的动物,当它发怒时,上颚会裂开。猫科动物发怒时,眼底会由正常的白色变为蓝色。”正是因为这些细致入微的观察,让薛海涛对动物的描绘更加细腻、生动。

  随着创作的不断深入,薛海涛的写生地点从北京动物园、沈阳狮虎园逐渐转移到可可西里、玉树,而对他触动最大的是去非洲的安哥拉写生。在那里,他发现野生和圈养动物的生态完全不同。“在安哥拉草原上狂奔的那些角马、猎豹、狮子的神态、动态更具魅力,更有生命力。安哥拉之行对我的创作风格有了很大的改变和影响。”薛海涛在刻画安哥拉的动物时,其身上的每一根绒毛,包括眼睛的玻璃球晶体都能清晰到位地呈现出来。多年来,薛海涛以其纯熟的技艺和独特的手法已经创作出《速度与激情》系列作品,目前已经创作到《速度与激情》(1-18),并得到业内人士的肯定。

 
薛海涛创作的中国京剧超写实人物油画系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